当前位置:岳塘新闻网 > 美食 >

餐饮业者自叹难有反弹:人们没钱了,怕传染,

饮食繁荣何时回到餐桌。

朋友之间有这样一段对话:

甲:食店还不开吗?

乙:没有。食店生意不好做。学校不开学,就没有任何生意可言。

甲:那是,可以先做外卖,给美团赚点钱。

乙:握手。

甲:中山的餐馆没有报复性反弹。

乙:除了学校,估计餐饮行业都难反弹。1、没钱了。2、怕传染。3、在家吃习惯了。

一句“没钱了、怕传染、在家吃习惯了”,似乎把疫情恐慌下的餐饮业说透了,这也许是眼下餐饮业不景的深层原因。

熟悉餐饮业的朋友说,疫情发生后,一个拥有4家连锁店的餐饮品牌,元宵后四个店全面结业,该连锁店平时每个月能有约20万元利润,疫情过后可能每个月要亏30万元以上,倒不如短痛。

前几天,跟武汉市一个开餐饮连锁店的乡亲联系,他的品牌连锁店没有复工,他说面临的生死之困。

疫情下餐饮连锁品牌的生存样本,让人对餐饮业风险警觉起来。

回到身边,发现自己跟踪一段时间的家楼下一段百米街铺,除了去年结业的“小幸福”“吃得赞”“沙县小吃”三家餐饮店外,硕果仅存的“自助火锅”和“杭州小笼包”两家饮食店,至今没有开门营业。

4月2日中午寻去起湾道新龙街口熟悉的文青气息湘菜连锁店“虚度光阴”,看到大门口两侧贴着红纸黑字告示:私人地方,严禁擅闯、逗留,违者必究!

知道这里的文青气息湘菜吃不上了,业主收回了物业,招牌里只留下纸上味道。

心里问,别的“虚度光阴”店子呢?问朋友,答案模棱两可。

直接问店老板,被告知都关闭了。

一时怅然若失,为一群文化人的餐饮情怀。

这“虚度光阴”,因为偶尔的文人小聚,也因为店内特有的人文气息,一直希望,一座城市应该有它一席之地。

餐饮业者自叹难有反弹:人们没钱了,怕传染,在家吃习惯了!

从“虚度光阴”回到大路边,起湾道口,中间隔着一家博祺保安服店的“小林记手撕鸡饭”和“任小厨”店子,卷闸门上都贴着转让纸,不远处的新村市场南门口,“晨好米线”也“旺铺转让”。

下午再路过“小林记手撕鸡饭”,看到店门开了,亮着灯,老板模样的男子在店里收拾,不知他张罗复工还是关门。我想上前问一下,终究觉得唐突,担心惹他伤心,狠心离开,留下一个疑团。

这么多餐饮店集中关门歇业止损,分明看见一个餐饮业的冬天,新冠肺炎裹挟着恐惧将食客赶走,将一座美食小城的味道赶回家庭餐桌。

想起家乡村庄做送气营生的一位村邻,迟迟没有回到武汉复工,原因在于用气客户多是餐饮店,餐饮店基本没有复工,有的餐饮老板流露关店之意,知道餐饮业修复可能需要很长时间,压垮餐饮业的最后一根稻草可能是高企的租金和房东坚决不降租的决绝。

从网上看到一家成都餐饮店老板求减租不成,拆了店内装修走人的新闻,忽然想问,越来越多餐饮店老板退出竞争,这些空出来的店子租给谁?

我在心里说,大疫下重灾的餐饮业,租赁双方若不能同病相怜共度时艰,类似拆了装修走人的两败俱伤还会发生,等待行业的可能是打不尽的官司。


上一篇:“抢虾”大战一触即发,最高涨幅5元/斤,清明还

下一篇:疫情下的星巴克:营收不降反升!除了咖啡业务

友情链接